Category Archives: 漫漫人生路

Spectra M1

标准

2016-04-28 08.15.52

Spectra M1 陪着我已16个月了。

放完产假回去上班时白天泵奶两次,晚上临睡前一次(不然半夜涨奶痛醒还要爬起来挤奶),直到泽泽一岁多才慢慢调整到白天只须泵一次,其余时间还是亲喂两、三次,周末就只亲喂不开泵。

直到上个月M1的摩哆开始小咳嗽,偶尔还停下来中途休息喘气一下,我得靠运气左敲敲右敲敲的才勉强走完半个小时。。。看这情况哦,绝对是时候准备个后备的了。

打算再继续喂人奶多半年、8个月,这时候如果买新的不划算,何况Doha这地方选择不多还卖得好贵。非常幸运的碰上有个妈妈以半价脱手才买了四个月的Medela Freestyle,好东西马上要了,联络安排几天后的周末见面拿货交钱。

就第二天,M1好像知道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似的,不理我如何耐心的轻声细语,就完全不动了。逼不得已麻烦对方晚上无论如何得挪时间见面,还好对方也刚生了宝宝,明白这泵对我来说太重要了,一天都不能等。

就这样,M1荣休了!欢迎Freestyle。Hooray hooray hooray!希望大家合作愉快喔。

哦!一定要赞一赞我那 Freemie colletion cup,不止可以腾出双手工作,而且不明显,没注意完全不晓得在泵奶呢。配 Spectra M1 双泵30分钟搞定,绝对是办公室背奶妈妈的好帮手!

Advertisements

过年 · 回家路上

标准

去年的新年,泽泽才两个月大,大家都在忙着适应和调整,为免舟车劳顿,所以咱们一家都留在多哈。接近年关时,朋友们都纷纷赶飞机回家过年去了,我们走在多哈街上完全没有那一丁点的新年气氛,冷清清的。哎,第一次在外国过年,A想家了呐!

今年为了配合沛恩的学校假期,所以只回去两个星期,也是我自结婚以来第二次没有回娘家拜天公。还好,老妈会来我家住几天。

盼呀盼的,终于等到星期四了。。。

为了省钱,我们是不介意转机的,只是晚班机,大人累小孩也累咯。

累得很呐

累得很呐

多哈飞机因技术原因延误了一个小时才起飞Abu Dhabi,这么一搞错过了Abu Dhabi飞吉隆坡的中转班机,结果一家大小在没有行李的情况下被逼入宿酒店等待8个小时后的下一航班。

一番折腾,休息不到5个小时又去机场。怎都好,现在人已在机上,晚上就飞抵吉隆坡啦。

咦!等等!!!A在摆放手提行李时顿然发现怎么少了一个背包呢?推算回去,也不晓得是不是落在机场的安检行李检查站了。天哪!里头都是证书正本,两小的出生纸和他的宝贝苹果!那一刻,A把他的躁脾气控制的很好,没有丝毫毛躁。沉稳的要求机组人员帮忙联络地勤,由地勤工作人员跑去检查站,就在飞机临关门的时候把包包安全送回来!呼。出门遇贵人。感恩。

兴奋的表情

13m2w。兴奋的表情

萌。。。还是昨天那套衣服

萌。。。还是昨天那套衣服

Here we come!回家过年了。

老妈出城

标准

老妈年轻时一直默默付出,过了大半辈子才搞明白谁没了谁也没问题。。。当然她自己也有问题,只会埋怨又不肯改变,谁帮得了呢?

我们原计划待我三个月(2+1)产假后回去上班,A接手在家看泽泽一个月,等小孩四个月大就送去托儿所,听老妈口气知道她心疼小孙子还太小,所以我软硬兼施让她心甘情愿上飞机来到多哈照顾孙子散散心,前后住了三个多月。

image

话说老妈出国第一次飞八个小时还要在吉隆坡转机,老弟一直唠叨着行不行噢。。。呵呵,老妈的机票是经skyscanner买的,结果网上check-in不到QA,要飞到KLIA才有柜台check-in,更戏剧化的是在KLIA的transit counter竟然说找不到名字还问确定有买机票吗?那一刻的我在电话另一头有真愣了一愣,心想哪有可能,信用卡都过帐了还来这一套?虽然只是虚惊一场,但柜台工作人员呀,改次可以先查清楚了才开口说话吗?

我们在机场提前安排了付费的接机服务,飞机一到多哈就有人接待直接到贵宾室,领行李过关卡都有专人负责,等一切办妥了工作人员就会把她带到出来交给我们。就这样,老妈出城,来了多哈。

4m2w & 4y2m [30•04•2015]

[April 2015] 4m2w & 4y2m

平日的时间表嘛。。。7点沛恩上课,7点半我们上班,所以大家一早6点半出门后,老妈就帮忙看顾泽泽,直到我中午1点放工接了沛恩放学一起回家。(是的,我目前一天只需工作满5个小时就可以下班了,直到泽泽14个月大。)

Lunch @ PAUL [May 2015]

[May 2015] Lunch @ PAUL

初期的时差,接下来的作息和饮食习惯改变让老妈三个月内瘦了好几公斤。。。这让我开始犹豫当初的安排是否妥当。我希望她过来透透气,想让她知道天大地大我家欢迎她来长住,但照顾泽泽对上了年纪的老妈来说是件吃力的事。。。判断错误让我不禁怀疑自己是好心做坏事吗?还是私心作怪利用老妈呢?希望这都不是答案。本希望她12月天气转凉时再过来走走两个月,但我不想一再游说她,就等她自己决定吧。反正我家欢迎她就是了。

@ Dubai Aquarium [June 2015]

[June 2015] @ Dubai Aquarium

自我1996年离家继续学业后,这次是我和老妈20年来相住最久的日子, 加上回去度假的那一个月,前后共4个月。致于我和老爸的关系没有好转反而更僵了,僵得我这次暑假回国干脆都不回家吃饭。(我尽力了,但不能凡事强求呀。)

6m2w [28•06•2015]

[June 2015] 6m2w

老妈,你年纪大了,我一家大小又长期在外,所以希望你常来玩,逗逗孙子,让小孩们黏黏外婆,给我机会陪你聊天逛街,尽尽孝心,好吗?

时间时间,你去哪里啦?

标准

有了沛恩后,无聊什么大小事,第一个反射动作就是上网找资料找答案(医生排最后呢!)。。。也就这样认识了些部落格妈妈,看着大家用心的写着小孩的成长日志,分享着照顾宝宝的心得,记录着生活上的点点滴滴,细述着为人母为人妻为人媳妇的喜怒哀乐与酸甜苦辣。心想,等自己老了,记忆变差了的时候,还可以看着一篇篇文字回味,何尝不是一件乐事?

慢慢的,几个妈妈们生了老二老三后,或是忙些别的什么去了,开始越写越少,到后来干脆不写了。当然,每个人面对人生各个阶段时,对生活的诠释,对人事物的重要排位,或有变动。。。但看着她们的部落格就那么的放荒了,觉得超可惜。

至于我嘛。。。沛泽三个多月大,我开始上班,兼顾家务和准备三餐,还要陪大的顾小的,时间确是不够用。好多事儿都想写下来,深怕过一段日子后都忘了呐。。。等我抽时间补上吧。

沛恩4岁。沛泽4个月。

沛恩4岁。沛泽4个月。

写,是宣泄的方式之一,加上不喜欢脑袋装太多东西,虽说凡事不勉强,不舍哪有得?但我绝不舍得放弃陪了我四年的blog咯!

加油!加油!!

迎接2015

标准

2014年过得马马虎虎,偶尔吵吵闹闹,日子还过得悠闲自在的。

撇开买房子一事老挂嘴边说了整年还没动静,画画也是少了股劲儿,光说手不动。自问少了野心、恒心和毅力,所以报考RICS的进修计划将会是无限期延后了。哎。。。不是说计划是推动力,有计划就会看见希望吗?怎我的计划都动不了的呢?呵呵,我看呀2014最漂亮的成绩单就是生了小沛泽。

现在多了个小娃儿,自己心里有数知道接着的大部分时间与精神都会花在两小孩身上,所以如何让自己得以轻松应对同时兼顾家庭与事业才是我2015的大目标!另外唯一有把握做到的是抽时间去上瑜伽、游泳或跳健身舞运动运动吧?其它的?看着办呗。

image

祝愿咱一家人都健康快乐、简单幸福的过日子吧!

2014圣诞节

标准

image

ho ho ho。。。12月的圣诞节怎少得了聚餐和交换礼物呢?也给自己买了份呗。。。

image

今年的聚会办在F的家,可我哪儿都不能去,得乖乖的呆在家坐月子。哈哈。

image

image

image

image

image

image

image

image

回到家都半夜12点多了,累得眼皮都快睁不开了还非把所有礼物拆了才情愿睡觉!这孩子还真硬脾气。

image

今年特地买了份礼物给A。心里在嘀咕着不懂他想如何处置这支笔呢。。。收着不用也太浪费,真随身带着会不会有压力怕弄丢了?(呵呵,我这小女人想太多啦。)

image

迎接新生命。小沛泽。

标准

星期四

早上到医院进行每周一次的定检,医生说:“嗯,子宫口开3公分了,看样子就这一两天吧。”

噢,3cm?那今天不就要生了吗??上一胎由3cm到出世才6个小时呢!!!怎医生说还要一两天呢?第二胎理应更快呗。呵呵,开始紧张啦。首要通知陪月安迪确定一切准备就绪以便订机票。。。接着还去了逛街吃午餐兼办圣诞礼物呢。临产前多走动是好的。

image

整个下午一边逛街一边等着呐,怎没点破水、阵痛或出血等生产征兆呢?晚餐去了Karen家吃火锅,有点来红的迹象,就那么一点点啡褐色。心想:快生了吧!晚上梳洗完毕后十五十六的迟疑着去不去医院检查一下。。。想呀想的,噢,累了呢!睡醒再看吧!?

星期五

吃过了早餐,决定去医院走一趟买个心安。

话说妊娠高血压属高危孕妇,就怕并发症,所以每次见医生都先验尿,偶尔验验血,然后医生一定问几个例牌问题:有没头疼?视力有没模糊?肚子疼吗?验尿报告就看尿液里有没蛋白,验血报告就看肝脏或肾脏有没异常。

这回尿检验到蛋白,血压又偏高。这下子可好啦,做完CTG,医生陈以利害关系加上开了3cm/70%(哟,还要看%数呀?),二话不说要我马上入院观察24小时。

星期六

一早5点被微微阵痛给痛醒了,忍一忍也就不当一回事的继续再睡。7点半开始来真的啦,子宫每隔10-15分钟收缩一次,不是盖的痛个10来秒,还越来越疼了呐!开始不停的在走廊来往走动,痛就深呼吸、停下来靠墙壁歇一歇。最糟的是胎儿开始往下压,害我老白跑厕所!好像离不开厕所板似的。

颈项都盼长了的挨到8点半,巡房医生检查后确定4cm/100%,吩咐随行护士安排,把我送到楼上产房准备。第一个闪过的念头是:终于可以打epidural了!!(那一刻顿时觉得整个人轻松了。。。嘿,还没生呢!)(这儿是政府医院,要啥都得等,还有不允许男人陪老婆进产房!)(医院不也是有男医生?!)(怪规矩让A没能在我身边陪着分担着,也没机会见证与分享宝宝降生的那一刻喜悦。)(呼!)

9点整产房来了另一个医生转了一圈,再次确定时已经6cm,说可以下order要麻醉师过来了。等呀等盼呀盼的,9点半麻醉师终于来啦,打了epidural,是时候松口气,阖眼休息休息了。听见别房的临产准妈妈大喊大叫的哭闹折腾,真佩服她们勇敢尝试的勇气!(我血压高不敢逞英雄。)10点又来了另一位医生,7cm,接着把羊水穿破了。(由于下了麻醉,接下来的过程都在无痛中进行,一切简单多了。)中午12点我告诉护士觉得小孩要出来啦,她仔细看了CTG荧幕,血压和心率,再一探,哟,10cm了,紧接最后阶段的准备。

image

image

image

12.10pm。一切准备就绪,可是打锣找不着值班医生呗。护士说:好,咱们来吧!(咱们?)(原来她是名助产师,应付顺产绰绰有余。)

image

12.26pm。Here he is。My little one。身长52cm,体重3.4kg。

image

和三年前生沛恩时一样,分娩顺利,感恩。(只是这回多痛了两个小时。)

顺带一提,我住这一带只有一个出入口,上下班时段的塞车程度是有够恼人的。所以呀,朋友间老开玩笑说这是第二胎,搞不好需要叫救护车开路哦。。。呵呵,由于提前入院,就没救护车的下半段故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