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自然分娩

迎接新生命。小沛泽。

标准

星期四

早上到医院进行每周一次的定检,医生说:“嗯,子宫口开3公分了,看样子就这一两天吧。”

噢,3cm?那今天不就要生了吗??上一胎由3cm到出世才6个小时呢!!!怎医生说还要一两天呢?第二胎理应更快呗。呵呵,开始紧张啦。首要通知陪月安迪确定一切准备就绪以便订机票。。。接着还去了逛街吃午餐兼办圣诞礼物呢。临产前多走动是好的。

image

整个下午一边逛街一边等着呐,怎没点破水、阵痛或出血等生产征兆呢?晚餐去了Karen家吃火锅,有点来红的迹象,就那么一点点啡褐色。心想:快生了吧!晚上梳洗完毕后十五十六的迟疑着去不去医院检查一下。。。想呀想的,噢,累了呢!睡醒再看吧!?

星期五

吃过了早餐,决定去医院走一趟买个心安。

话说妊娠高血压属高危孕妇,就怕并发症,所以每次见医生都先验尿,偶尔验验血,然后医生一定问几个例牌问题:有没头疼?视力有没模糊?肚子疼吗?验尿报告就看尿液里有没蛋白,验血报告就看肝脏或肾脏有没异常。

这回尿检验到蛋白,血压又偏高。这下子可好啦,做完CTG,医生陈以利害关系加上开了3cm/70%(哟,还要看%数呀?),二话不说要我马上入院观察24小时。

星期六

一早5点被微微阵痛给痛醒了,忍一忍也就不当一回事的继续再睡。7点半开始来真的啦,子宫每隔10-15分钟收缩一次,不是盖的痛个10来秒,还越来越疼了呐!开始不停的在走廊来往走动,痛就深呼吸、停下来靠墙壁歇一歇。最糟的是胎儿开始往下压,害我老白跑厕所!好像离不开厕所板似的。

颈项都盼长了的挨到8点半,巡房医生检查后确定4cm/100%,吩咐随行护士安排,把我送到楼上产房准备。第一个闪过的念头是:终于可以打epidural了!!(那一刻顿时觉得整个人轻松了。。。嘿,还没生呢!)(这儿是政府医院,要啥都得等,还有不允许男人陪老婆进产房!)(医院不也是有男医生?!)(怪规矩让A没能在我身边陪着分担着,也没机会见证与分享宝宝降生的那一刻喜悦。)(呼!)

9点整产房来了另一个医生转了一圈,再次确定时已经6cm,说可以下order要麻醉师过来了。等呀等盼呀盼的,9点半麻醉师终于来啦,打了epidural,是时候松口气,阖眼休息休息了。听见别房的临产准妈妈大喊大叫的哭闹折腾,真佩服她们勇敢尝试的勇气!(我血压高不敢逞英雄。)10点又来了另一位医生,7cm,接着把羊水穿破了。(由于下了麻醉,接下来的过程都在无痛中进行,一切简单多了。)中午12点我告诉护士觉得小孩要出来啦,她仔细看了CTG荧幕,血压和心率,再一探,哟,10cm了,紧接最后阶段的准备。

image

image

image

12.10pm。一切准备就绪,可是打锣找不着值班医生呗。护士说:好,咱们来吧!(咱们?)(原来她是名助产师,应付顺产绰绰有余。)

image

12.26pm。Here he is。My little one。身长52cm,体重3.4kg。

image

和三年前生沛恩时一样,分娩顺利,感恩。(只是这回多痛了两个小时。)

顺带一提,我住这一区只有一个出入口,上下班时段的塞车程度是有够恼人的。所以呀,朋友间老开玩笑说这是第二胎,搞不好需要叫救护车开路哦。。。呵呵,由于提前入院,就没救护车的下半段故事了。

Advertisements